當前位置: 首頁  >  志愿服務
恢復窄屏

青春點亮公益之燈

發布時間:2019-05-16  來源:安康新聞網  作者:佚名

  為什么要做公益?或許每個人的出發點不一樣,但是公益有一個不變的內核——幫助別人,也幫助自己。   幫助別人,是行善舉;幫助自己,是用活動帶來的思考力認識自己,認知這個世界。

  在安康,有兩個這樣的學生公益團隊。他們用愛心溫暖他人,喚醒世界的善意,同時也用行動不斷拓寬青春的軌跡。

  用愛做翅膀,他們是孩子的“天使”

  寒假結束后,回到學校的趙雪又開始了“天使”的生活。一個周六上午,趙雪和20多名同學一起,坐上校車去往安康市陽光學校。

  趙雪來自甘肅,2017年考入安康市職業技術學院護理學院。進校不久,她就主動加入了該校天使愛心社。

  天使愛心社2010年成立,創辦的初衷是讓學生結合所學的醫療知識,為大眾服務。“誰知幾年后,社會各界反響特別好,學生們的積極性也很高。社團人員慢慢增至現在的65人,社團也根據不同服務項目,分為護理、舞蹈、體育、繪畫等6個組,每次由兩個小組聯合去做活動。”社團負責人翁琪瑤說。

  陽光學校是一所特殊學校,這里的孩子平時因交流障礙或缺少陪伴,性格有些孤僻。天使愛心社的同學們要做的就是和他們做游戲,談心,幫他們打開心扉,認識世界。

  趙雪來自護理學院,她會結合自己所學的知識,給孩子們講一些基本的健康常識,如青少年常見疾病的預防,以及遇到突發事件怎么應對,摔跤后該怎么處理傷口。剛開始,趙雪和同學們都靠比劃動作和簡單的語言,雖然能和孩子們溝通,但沒法表達更多的意思。這一點,趙雪和同學們都意識到了,“于是社團成員每天放學后自發學習手語和盲文,翁老師也在網上找視頻陪著我們學。”經過練習,大部分成員都能掌握一些簡單的手語和盲文,可以用手語和學生們交流,成為朋友。

  趙雪記得有一次,一個小女孩從樓上給她扔下來一個紙飛機,“當我撿起來準備給她拿上去時,看見上面寫了一句話,‘姐姐你對我們真好,我真的好喜歡你’,我當時好感動,然后我在樓下,她在樓上,我們一起比著愛心。”

  經過一年多時間,趙雪已經參加了十多次愛心活動,從一個靦腆的女孩成為開朗大方充滿自信的大姐姐。Zi7安康新聞網

  同趙雪一起參加活動的董春玲,是舞蹈組的成員。

  “以前對做公益的認識是要花錢,但是我們現在在天使愛心社,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幫助別人,我覺得很開心。”董春玲說。

  每次活動,董春玲會帶領小一點的孩子拉拉韌帶,學一些簡單的舞蹈動作。“這些孩子比一般的孩子更堅強。學舞蹈拉韌帶是很痛苦的事情,然而那些孩子每次都要把動作做得很標準,有時我都能看到他們的腿在發抖,但是他們還是堅持把動作做完。”董春玲說,“雖然練功很痛苦,但孩子們還是很珍惜每次上課的機會。”

  有一次,一個九歲的小姑娘,早上起來因為地太滑了,不小心摔了一跤,老師對她說舞蹈課就不用參加了。但她最后還是來了,坐在教室后面,雖然不能上課,還是很認真地看同學們做每一個舞蹈動作。“從她的眼神中,我能感受到她對學習強烈的渴望。”董春玲決定要把他們當成弟弟妹妹一樣對待。

  自從開始做公益活動,董春玲在生活中也成了熱心人。在校園里,董春玲和同學們自發清理垃圾,有時也去學院外的馬路邊,和同學一起勸阻行人橫穿馬路,“一些行人圖方便亂穿馬路,這樣很危險。”董春玲希望通過服務幫他們改掉壞習慣。

  “做公益不需要特定的時間和地點,只要你想做,隨時隨地都可以做,我會一直堅持做下去。”董春玲說。

  和趙雪、董春玲比起來,陳亞輝更討男孩子喜歡。陳亞輝愛打籃球,入校沒多久,他聽說天使愛心社有個體育組,就毫不猶豫地加入了,“平時周末都在打球,為何不去陪小朋友一起打呢?”

  如果被安排上,陳亞輝會隨體育組在周六或周日到陽光學校,陪孩子們度過一天。孩子在運動中有時會出現身體不適,護理專業的陳亞輝非常了解運動中經常出現的胃部痙攣和肌肉痙攣,這時就找到了自己的角色。他會給孩子們示范,教他們緩解運動中出現的不適。

  “天使愛心社不光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也讓學生通過活動把所學知識用于實踐,同時提高他們的社交能力,培養他們向善的愛心。”翁琪瑤說,“學院會做好時間安排,既不耽誤學習,又能做好公益,這些入社一年多的學生,平均參加活動都在十次左右。”

  近幾年,社團每年會招收新成員。除周末活動外,每年還會在節假日根據學校要求開展一些聯誼活動。社團今年也計劃把公益覆蓋面擴大,下一步針對社區的五保老人或經濟條件差的家庭,結合所學專業為老人進行家庭保健服務和家庭急救知識的普及。

  社團的成員都有一顆熱愛公益的心,翁琪瑤表示很欣慰。學生們在做公益的同時提升自我,也為青春劃上一道漂亮的弧線。

  以“星火”為名,他們向溫暖前行

  有課的時候上課,放假的時候就去支教。對于安康學院星火支教隊的300多名成員來說,支教是一種生活方式。

  成立于2013年10月的星火支教隊,是安康學院學生自發組織成立的公益團隊。隊員們利用課余及假期到各個學校,幫助留守兒童和特殊兒童解決學習和心理的問題。他們身上有一種信念:也許一個人的力量有限,但是一星燭火也可以發射光芒,照亮周圍的人。

  今年大二的宋橋是安康學院星火支教隊的負責人。大一那年,她在學長的帶領下,加入了星火支教隊。“我們去漢濱區的一個村子支教,村子位于半山腰,那時候是冬天,我看到一個小姑娘,她從山下的家里走到支教點,腳上穿的卻是一雙涼鞋。我問她是不是沒有鞋子,她告訴我,家里有一雙棉鞋,但是她想留到過年再穿,因為要走山路,怕把鞋磨壞了。”宋橋告訴記者,這件事讓她產生了更大的責任感。每當看到一雙雙渴求知識的眼睛,她就會想到這些孩子可能會面臨的困難,就更想盡自己所能幫助他們。

  對于這些在校大學生來說,支教一方面是為了幫助他人,一方面也是為了鍛煉自己。“我們是師范專業的學生,支教也可以鍛煉我們的技能,支教隊是一個很好的平臺。”宋橋的這番話,也是整個團隊的心聲。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這個隊伍,“星火”也蔓延到了更廣的原野,從鄉村學校到城市社區愛心課堂、智障人士服務機構,支教隊員們面臨著更大的挑戰,也有了更多收獲。

  對于大一的衛嘉豪來說,他在支教中最大的收獲就是“變得更有耐性了”。他主要負責靜寧社區的兒童服務站,這是一個由安康市義工聯發起的項目,沒課的下午,他都會去站點輔導孩子們學習。

  “有一個孩子的基礎很差,接受能力也不好,但是他寫作業可認真了,那種狀態讓我感動。我就會給他慢慢講,聽不懂的地方,我就再講細一些。他寫語文作業遇到生字,問我怎么寫,其實直接告訴他會更省事兒,但是我選擇教他查字典。我想,幫助他們掌握學習方法比直接告訴他們答案更有用。”衛嘉豪說。

  每周一、周三,支教隊員會到慧靈智障人士服務機構,帶著那里的孩子做一些益智游戲。宋橋說,比起給學生輔導學習,特殊學校的孩子,需要的是另一種“支教”,那就是陪伴。

  韓萌第一次去的時候,做足了準備。“聽學姐介紹過那邊的情況,知道那里的孩子有一點自閉,我就帶了一本繪本,還有一個指偶道具。去了之后,我躲在書后面說話,用指偶表演故事,孩子們一下就被吸引了。”韓萌說,“但是有一個小女生,一直沒有跟我說話,我主動找她,她也不理我。”

  這沒有讓韓萌失去信心,她相信真心的陪伴一定會有收獲。

  “第二次去,我教了他們一個單詞,就是打招呼的‘hello’。那天,我們一起唱歌做游戲,唱著唱著,上次那個一直沒理我的小女生突然抱了我一下,我覺得非常感動。要走的時候,她告訴她奶奶,‘奶奶,這是我們老師。’那一刻,我就覺得這已經足夠了。”

  在幫助他人的同時收獲感動,是星火支教隊每一個隊員愿意投身公益的動力所在。

  這群大學生在做公益活動時,要付出熱情,還需要自己承擔費用。宋橋說,星火支教隊從成立到現在,每次外出產生的費用都是自己承擔,這是一個不成文的規定。費用主要在交通和飲食上,“畢竟學生不掙錢,雖然隊員不是每次都會參加,但是參加活動的花費對于學生來說,還是一個不小的負擔,這也是我們目前面臨的最大困難。”

  做公益,意味著要占用業余時間,但他們都覺得這是值得的。“可能其他同學周末會出去看電影、逛街,我們就要用這些時間去支教,但是已經習慣了,在支教或陪護孩子們時,我們打開了一扇窗,讓孩子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多多少少可以影響他們,志愿者就是播種機,種子播在他們心里,相信總有一些能發芽。”

  這支隊伍還在不斷壯大,對于今后如何發展,宋橋說,他們會考慮一些新的服務內容和項目,不光是支教這方面,以后還會向義務獻血和博物館講解等方面發展,“我們現在影響力已經不小了,希望能吸引更多的志愿者加入星火支教隊,共同做好公益。”

操作選項
字體大小
寬屏閱讀
打印文本
分享
福彩双色球最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