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民風建設
恢復窄屏

用司法“溫情”調節文明“溫度”——紫陽法院新民風建設與審判融合工作紀勝

發布時間:2019-07-20  來源:安康新聞網   作者:孫妙鴻 梅樹寶

  鄰里糾紛、親戚糾紛、婚約糾紛、合同糾紛……這些矛盾一旦匯集到法院這個環節,已是楚漢鴻溝難逾越。如何修復?如何以法的名義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紫陽縣人民法院探索將新民風建設與審判融合,在每一起案例中,不放棄每一環節的調解,為當事人播下遵紀守法、文明向善的種子,引導當事人學法、用法、維法,合理表達自己的訴求,從而達到“案結事了人和”, 推動尚“誠”、重“孝”、倡“儉”、踐“勤”、崇“和”的新民風深入人心,社會民風向善向好。

  促和諧 修復受傷感情

  “感謝王法官這么多次的調解,讓我們重歸于好,我今后一定聽從你的勸告,改掉毛病,和媳婦好好過日子。”7月9日,紫陽法院在化解關某與林某離婚糾紛時,林某激動地說。

  原告關某與被告林某是一對80后小夫妻。2007年經人介紹相識結婚,婚后初期感情十分好,育有一兒一女。關某與林某在西安開了一家家具店,生意也不錯,夫唱婦隨。可自從2017年下半年開始,家具店生意越來越淡,林某變得脾氣暴躁,經常無端發脾氣。2018年4月份,他們為一件小事再次發生糾紛,林某動手打了關某,關某一氣之下去上海打工,不再與林某聯系。2018年6月,關某訴至法院,堅決要求與林某離婚。

  立案后,辦案法官首先“約談”了雙方當事人,找到了關某的親屬,全面細致地了解原被告的婚姻基礎、婚后關系、子女成長及產生矛盾的根源后,法官認為雙方感情基礎還在,于是給雙方設置一個冷靜期,讓雙方當事人都冷靜下來。經過一個月的冷靜期,案件如期開庭,經過法官的多次調解,林某主動當著法官的面向關某承認錯誤,寫下保證書,原告終被感動,夫妻重歸于好。至此,一起瀕臨破裂的家庭得以挽回。

  家和萬事興。家庭有矛盾,不僅影響家庭和諧,也影響社會和諧。家事糾紛的一個特點就是當事人心理上的對抗性,如何減輕對抗情緒,讓當事人以平靜、理性的心態通過訴訟解決糾紛?紫陽法院專門設置了家事審判庭,突出親情維系、寬容理解的家庭內涵,弱化傳統審判場所的莊嚴肅穆,舒緩對抗情緒,喚起當事人對家庭的責任感,從而打開當事人的心結。

  在促和諧上,紫陽法院大膽探索診斷式調解機制,通過調解,不僅可以促進家庭成員之間感情的彌合,還可以化解朋友之間、合作伙伴之間、鄰里之間的隔閡。

  2018年1月28日,夏某外出回家,遠遠看見有人在自家菜地覆土掩蓋什么東西,走近翻動才發現是一團孝衣、絲麻。夏某認為在住房前丟棄這些東西不吉利,由于沒看清楚是誰,情急之下就罵了起來。鄰居金某的父親以為在罵自己,于是喊來了孝衣掩埋者謝某,謝某撿起這些東西就準備去燒掉。然而夏某氣憤難平,將孝衣從謝某手中搶過來丟在了金某的車里,金某惱羞成怒,沖上來就將夏某打倒在地,致夏某當場昏迷,后經司法鑒定為輕傷,夏某遂將金某訴至法院,要求追究金某的刑事責任及民事賠償。

  7月9日,在庭審過程中,夏某仍舊氣憤難平,金某也堅持自己沒有錯,不應承擔刑事責任,對于民事部分只愿賠償醫療費4000多元。庭審進行到調解階段,主審法官以大量的“誠、孝、儉、勤、和”新民風事例,耐心地給雙方當事人做調解工作,雙方從一開始的強硬對抗到最終金某對自己的行為當庭道歉,并愿意承擔3萬元的民事賠償,夏某也當庭對被告人表示了諒解,雙方當事人相視而笑,握手言和,矛盾就此化解。

  “其實,像這種鄰里親戚之間的糾紛非常多,在我們看來都不是小事,如果沒有調解成功而是判決,也許結果就不是今天這樣了,雙方當事人就此產生新的心結,有可能發生更大的糾紛。因此,在審判工作中,我們把新民風建設融合進來,發揮法律的社會價值導向作用,更有利于新民風的形成,也符合‘案結事了人和’的法律精神。”結案后,該案主審法官汪焱深有體會的說到。

  剎歪風 守住道德底線

  在農村婚約彩禮之風盛行,更有攀比之勢,不僅加重了家庭負擔,也成為了婚姻破裂、各類矛盾糾紛的焦點。2019年新年上班第一天,紫陽法院家事法庭就當庭調解了這樣一起婚約彩禮糾紛案。

  原告王某(男)與被告余某(女)2015年5月經人介紹相識不久,便按照農村風俗舉行了定親認親儀式,原告王某向余某父母交付了彩禮。2016年余某及其家人便外出打工,更換了電話號碼,不再與原告王某聯系。原告王某家因聯系不上被告余某及其家人,一氣之下將余某及其父母訴至法院,要求丁某及其父母返還訂婚認親的彩禮錢8.62萬元。此前,原告于2017年起訴過,由于聯系不上被告無法查明事實原告主動撤訴,年前原告聽說被告一家人有可能要回家過年,便再次起訴。

  受理該案后,法官立即前往被告所在的村組打聽下落,沒想到巧遇被告剛回家,法官立即將應訴的相關法律文書依法向被告進行了送達,并細心對余某及其家人進行了法律釋明,明確告知彩禮是締結婚約雙方以結婚為目的行為及彩禮在法律規定中的范疇,不能以締結婚約來索取財物。庭審中,原、被告就彩禮的數額各執一詞,調解一度陷入僵局,經法官入情入理的調解,原、被告雙方當庭達成調解協議,被告余某一次性返還原告王某彩禮款3萬元,王某主動放棄其他訴訟請求。

  婚約彩禮的多少也成為了衡量真愛的標準,追加婚約彩禮引發的糾紛也是屢屢發生。2018年10月30日,紫陽法院家事審判庭還當庭調解了一起婚約彩禮糾紛案。

  原告覃某(男)與被告丁某(女)2017年正月經人介紹相識相戀,不久,便舉行了定親認親儀式并向丁某父母交付了彩禮。2018年5月當原告覃某與被告丁某談及結婚一事時,丁某要求再給付彩禮20萬元,兩人因溝通不暢發生矛盾,雙方多次協商無果。2018年9月,覃某將丁某及其父母訴至法院,要求丁某及其父母退還訂婚認親的彩禮錢92216元,返還首飾3枚,補償因訂婚和準備結婚造成的經濟損失19586元。庭審中,原、被告就解除婚約的起因和彩禮的數額各執一詞,經過長達2小時的調解,最終原、被告雙方自愿達成調解協議,丁某當庭一次性返還原告覃某彩禮款6萬元,原告主動放棄其他訴訟請求。

  安康曾一度出現“無彩禮不婚”的陋習,因彩禮糾紛引發的矛盾屢見不鮮。經統計,紫陽法院去年至今共受理12起彩禮糾紛案件。在審理該類案件時,紫陽法院從狠殺彩禮歪風入手,既注重法律的嚴肅性,又注重維護社會公序良俗,倡導簡樸文明的婚育新風尚,確保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相統一。

  除了彩禮歪風,家暴、不贍養老人、無端生事等不正邪氣也當剎。

  “謝謝你們了,是你們幫我挽回了親情。”紫陽法院在受理張大媽贍養糾紛一案后,經過調解母子消除心結,修復了親情,張大媽激動地說。

  張大媽育有5個子女,2個兒子和3個女兒。張大媽帶著小兒子與大兒子分家過,在鎮、村相關人員的主持下,張大媽與大兒子、小兒子簽訂了贍養協議。但張大媽的丈夫去世后,大兒子和小兒子不履行贍養義務,張大媽只好靠3個女兒幫扶過日子。于是,張大媽將2個兒子訴至法院,要求他們承擔贍養義務。家事法官了解案情后決定在張大媽院子里開庭,邀請老人的親屬、當地村干部及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參加調解。法官以親情作為調解工作的切入點,向其子女釋明贍養老人不僅是每個子女義不容辭的責任,還應在精神上關愛老人。通過家事法官入情入理的話語,張大媽的兒子深感愧疚,大兒子當場拿出1000元給張大媽,就贍養方式和給付費用達成了調解協議。

  在狠殺社會不良之風時,法官常常面臨法律空白的難題,紫陽法院依據善良風俗修正裁判規范,不僅有利于糾紛的解決,也有利于民風、家風和維護社會公序良俗,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體現。

  講誠信 重塑價值觀念

  誠信,對個人而言是一種高尚品德,對國家而言是社會道德的重要基石。紫陽法院以司法手段筑牢誠信基石,規避誠信缺失風險,維護各方利益,維護社會核心價值體系。

  薛某與王某本是一對多年好友。2011年因投資辦茶廠,薛某一次性向王某的茶廠投資10萬元,雙方簽訂了投資協議,約定了各自的義務與違約責任。2012年5月,王某又因資金周轉困難向薛某借款5萬元,約定利率為2分,后來雙方在履行協議中發生矛盾。2013年4月,經紫陽縣城關鎮司法所調解主持,雙方進行了投資清算,王某向薛某出示一張13萬元的借條,約定在2017年6月15日還清。到還款期限后,薛某多次催要,王某只口頭答應還錢,并無實際行動,于是,薛某于當年11月28日將王某告上法庭,要求被告王某償還其借款本金13萬元,支付17個月的利息6.6萬元。

  立案后,主審法官了解到薛某與王某本是好朋友,便細心地歸納了原、被告雙方的爭議焦點,向其釋法明理,幫他們分析利弊,從人情法理講到利害得失。經過入情入理的做思想工作,原告同意在還款時間和利息上給予寬限,雙方當庭達成調解協議,握手言和。

  “不還錢我就告你”,這也許是人與人之間情義終結最無奈的選擇。來紫陽法院立案的當事人羅某也遇到了這樣糟心事,但他卻滿意而歸。

  “我本來是想來立案起訴的,但調解員給我們做了訴前調解,不用開庭等判決就把糾紛解決了,也不用交訴訟費了,既省時、又省錢,真是太方便了。”5月24日,在紫陽法院訴調對接工作室門口,當事人羅某對調解人員連連道謝。

  2013年,陳某因修建公路需要租賃挖掘機,便找到羅某,口頭約定由羅某找司機,負責公路的修建。工程結算后,羅某要求陳某將其租賃費結清,但陳某稱經濟困難無力支付。2014年5月,陳某向羅某出具5萬元租賃費欠條。此后,陳某支付了2萬元,剩余的一直未支付。為此,羅某將陳某起訴至法院,要求其盡快支付剩余3萬元的租賃費。

  紫陽法院立案庭的法官在了解了簡要案情后,發現此案事實簡單清楚,為了縮短解決糾紛的時間,減少當事人訴累,在征得雙方當事人的同意后,迅速啟動訴前調解程序,由調解室的司法調解員主持開展調解工作。司法調解員王冬梅是紫陽法院退休不久的老法官,憑借著多年豐富的審判經驗,快速、準確地找準了調解的切入點,向雙方當事人釋明法律關系及應承擔的法律責任。經調解員王冬梅耐心的調解,雙方達成調解協議。

  個體之間因誠信產生的糾紛可以調解,群體間的糾紛也可以調解!

  6月21日,紫陽法院蒿坪法庭成功調解25起農民工追索勞動報酬糾紛案件,涉案金額達37.7萬余元。

  原來,原告劉某、姚某某等人分別從2017年3月陸續開始到被告衡某承包的工程做裝修等活,工程完工后,衡某一直沒有給劉某、姚某某等支付工資,期間雖給部分人出具了工資結欠單據,但是一直未在規定的時間結清所欠工資。劉某、姚某某等人經多次催要未果之后將衡某訴至法院。

  蒿坪法庭受理這一系列案件后,千方百計找到了衡某,從情理法入手,釋明其不誠信的行為侵害了農民工的合法權益,督促其盡快支付拖欠的工資。當天,在得知衡某到法庭應訴后,聞訊而來的與衡某有經濟糾紛的幾十人擠滿了法庭,從早上8時一直到下午3時,在承辦法官連續7個小時的調解下,雙方最終達成一致意見,并當場簽訂了調解協議。

  近年來,紫陽縣法院大力推行多元矛盾糾紛化解機制,與縣司法局共同搭建訴調對接工作室,不但為當事人節約了司法成本,還減少了進入訴訟程序的案件,最大限度地將矛盾糾紛化解在立案前,收到了“效果最好、效率最快、成本最低”的良好效果。

  樹新風 引領價值導向

  “退一步開闊天空”。在法與情、情與理之間,謙讓無疑是最好的調和劑。6月11日,紫陽法院的法官運用“六尺巷”典故和善良習俗教育引導當事人,使一起鬧了大半年的返還原物糾紛案畫上圓滿的句號。

  紫陽麻柳鎮的覃某與賀某相鄰而居,覃某將自家的房屋出售給賀某后,又在旁邊新建了一棟房屋。去年,雙方因房屋買賣發生糾紛,賀某便不允許覃某將放置在出售房屋地下室內的兩副棺材、數千坯瓦、水泵、柴油機等物品取回,雙方為此多次發生爭執。村委會、司法所、派出所多次調解均無效果,今年5月,覃某便一紙訴狀將賀某告上法庭。紫陽法院承辦法官接到案件后,沒有立即進行開庭審理,而是多次到原、被告家中耐心地向雙方釋明法理。辦案法官見雙方情緒平靜以后,便向雙方講解“遠親不如近鄰”“六尺巷”等經典故事,讓雙方知道鄰里之間應該和睦相處,互相幫助,互相謙讓。在承辦法官情、理、法的交融感化下,雙方達成一致意見。

  “在辦案中,以典故為引領,教育當事人,對促進當事人謙虛禮讓具有很好教育意義。同時在與法律不相沖突的情況下,充分尊重善良習俗,是順應民意,增加社會和諧,大力弘揚‘誠、孝、儉、勤、和’新民風的有效途徑”。辦案法官王洪波頗有感觸地說道。

  2018年12月14日,在一起提供勞務受害責任糾紛案調解中,原告當庭領取了賠償款。紫陽法院還首次在調解書中對當事人之間友愛互助、互諒互讓的行為給予了肯定和贊揚。

  2015年11月20日,華陽公司將一處房屋建設主體工程分包給龍某個人。龍某接手工程后,雇傭汪某來等人從事該項工程。2016年4月29日早7時許,汪某來同其他工人乘坐龍某安排工友汪某文駕駛的車輛一起前往工地,途中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汪某來受傷。該起交通事故經紫陽縣交警大隊認定,汪某文未降低行駛速度、判斷失誤,操作不當,是造成事故的直接原因。雙方為事故造成的損失引發糾紛訴至法院。

  法院在查清上述事實后,承辦法官對事故責任進行了釋明,通過對雙方當事人面對面、背靠背的情、理、法的疏導,華陽公司表示出于人道幫助,自愿補償一部分,龍某、汪某文均表示愿意承擔責任,汪某來也主動放棄了部分損失,幾方當事人就賠償問題很快達成了調解協議。

  “文明新風是在生活點點滴滴中培育的,樹立文明新風,也需要在緩緩地滴灌中尋求司法為民的最大值。因此,紫陽法院大力探索訴調機制,針對婚姻、撫養、贍養、鄰里糾紛、小額債務糾紛等影響社會和諧、風尚、倫理、誠信等案件,在審判之初,盡可能的探尋當事人矛盾的根源,樹立多元化糾紛解決思路,推行家事調解員、調查員制度,吸納婦聯、司法、社區和村委會人民調解員參與案件調解,構建糾紛化解平臺,通過勸、談、教相結合,形成合力,共同促進矛盾化解,從而節約了法院的司法成本,減輕了當事人訴累。”紫陽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畢傳祥說,近年來,紫陽法院在化解矛盾糾紛中,既注重矛盾的化解,更注重加強新民風的培育,通過加大巡回審判、法制宣傳的力度,以案說法,以法釋理、以理教化,不僅化解了糾紛,也教育了群眾,充分發揮司法裁判規則、平復社會矛盾、指引社會行為、引領司法價值導向的社會治理功能,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促進良好的社會風氣的形成。 

操作選項
字體大小
寬屏閱讀
打印文本
分享
福彩双色球最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