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美麗鄉村
恢復窄屏

“三變”:讓鄉村換一種活法

發布時間:2018-05-09  來源:安康新聞網  作者:劉云 譚西

“三變”:讓鄉村換一種活法

——在太行村感受產興村旺

 

安康新聞網訊(記者 劉云 譚西) 在1080米的海拔,一棵70歲的杏樹下,再來看漢陰縣平梁鎮太行村,效果是完全不一樣的。

往前看,崇山峻嶺,村道人家,花草芬芳,牛羊出沒。往后看,整整一面山坡,除了茶,還是茶。春天,再下點雨,茶就到了半截云里。

距漢陰縣城30公里,一個小時車程,十年前還不能正常通水電路的偏僻小山村,因為原生態,因為茶,更因為人,讓幾乎快要靜止的時光續接上了時代的脈搏,開始了另一種強有力的跳動:產業活了,人的精神活了,村子活了。

看太行村,感受平梁。從“三變”到“三活”,不是一句空話。山坡上種下的那些夢,已經成了觸手可及的現實。

老樹茶:活出新枝椏

老樹茶是太行村的歷史文化遺產,也是太行山的底蘊和招牌。

太行村的老樹茶能夠越活越旺,離不開一個人——沈桂述。

沈桂述和太行村有著不解之緣。18歲時第一份工作當老師,就是在太行村小學。報到的時候有人幫忙抬被子,有人用自行車馱她,走路、過河,學生比老師還大。沈桂述當時就哭了,深刻地感受著太行村的窮,也感受著太行人的好。

兜兜轉轉十多年之后,1999年已到漢陰縣平梁鎮財政所任職的沈桂述,成了太行村的掛聯干部,一掛就是11年。

總想著為太行村做點什么的沈桂述,2009年千方百計動員了一名同學,合伙承包太行村的茶廠。山上沒電沒路,半年之后,同學死活都不干了。對茶一竅不通的沈桂述,一個人接了下來。“我一上手就是各種改造,拉電、進機械設備。”沈桂述說,所有的辛苦都是為了這些茶。

修建于上世紀70年代初的茶園,根本看不到茶樹,都被荒山掩蓋。荒廢的茶樹得以休養生息,成了野茶,品質反而變好了。如今這里是全省樹齡最長、面積最大的一塊老茶園,已被收入全國特色農產品地域保護名錄庫。快50歲的茶樹,根扎得很深,耐寒耐旱,海拔最高點1420米,最低點1080米,平均海拔1200米左右。高山環境,加上沈桂述致力保護的原生態,全部靠人工等諸多元素,成了太行老樹茶盡管外形不是特別好,卻依然賣得相當火的原因。

茶葉出了名,2013年,沈桂述開始做茶枕。短短幾年時間,就做成了全省50強。太行山雖然遠,但正因為遠,品質好,這兒的茶枕吸引了不少外地人。2016年,身為太行村第一書記的沈桂述,專門跑到北京去推銷太行茶。此行的影響是,2017年北京先后來了13撥人,打著探秘太行村老茶樹基地的牌子,在山上開起了分享會。“太行村”老樹茶枕還因此登上跨境電商平臺,嘗試著給全世界一個舒適的夢。

如今沈桂述以600畝老樹茶為起點,新建基地500畝,還有一片沒開發的油茶300畝。她成立了陜西秦嶺太行山富硒茶葉科技有限公司和平梁鎮太行山茶葉合作社,通過公司+合作社的模式,讓周邊的人都跟著動起來。

“以這一片老樹茶為點,把太行村的富硒資源,像木耳啊,茶葉啊,蜂蜜啊,豆豉啊,包裝成‘太行八珍’,通過茶旅融合帶下山。我跟村民說,只要你們勤快,這個山上的東西沒得一點浪費的,都能變成錢。”沈桂述說。在她的計劃里,還要以太行老樹茶為重點,不斷整合漢陰茶產業,通過茶旅融合、茶文化培訓、發展民宿等,打造高端原生態產品。

貧困戶:活成了村里CEO

沒有老樹茶,就沒有蔡家富的今天。太行村六組村民蔡家富,盡管目前還戴著頂“貧困戶”的帽子,但他的真實身份,已是太行茶廠廠長。

2010年之前,蔡家富一直在外地務工,好地方都跑遍了,就是跑不出一個好前程。工資不高,時間又不自由,聽說村上茶廠又辦起來了,還能學到技術,他主動要求進廠干活。

蔡家富這次是下了決心的,他花了五六年時間在廠里認真學,如今從茶樹種植、栽培、施肥、炒茶……跟茶有關的一整套,他都變得日漸精通,獨當一面。

2016年,學有所成的蔡家富成了茶廠廠長,每月3000多塊錢工資。他還通過金融扶貧貸在茶廠入股5萬元,每年分紅3500元。他的家,就在茶山不遠處,來回也方便。

蔡家富介紹,茶廠每年產飲用茶3噸,現在產量變高了,預計一年能達到6噸的產量。以前大葉片沒賣相,發明茶枕和紅茶以后,發芽量大了不少。“今天谷雨,人家的茶都快完了,我們這兒因為海拔高,茶齡長,發芽慢,現在才迎來高峰期。”

在太行村900多戶村民中,貧困戶有400多戶,占了近一半,是一個典型的深度貧困村。而蔡家富自己,因為居住偏僻的原因,35歲了還沒結婚。

現在情況不一樣了,當了廠長的蔡家富,在平梁集鎮訂了一套住房,跟女朋友正處在熱戀階段,下半年就會修成正果。

依托老樹茶越活越旺的村民不在少數。沈桂述介紹,茶葉專業合作社的120名員工中,貧困戶占了80名。有30戶貧困戶通過金融扶貧貸入股5萬元,紅利加上務工收入,脫貧已是勝利在望。2017年,沈桂述光勞務費就發出去92萬。為了解決村上土特產品的銷路問題,她還專門在縣城開了個“太行村土菜館”,所有原材料都來自太行村,工作人員也是村里人。一年的工資,又出去20多萬。

這一點得到了蔡家富的印證。蔡家富說,村上在這兒打工的接近100人,摘茶季每人每天收入一百多,最高的能拿到200塊一天。特別是六七十歲的老年人,原本在家一分錢收入都沒有,出去干活又沒人要,到茶廠來一天還能賺個八九十。干得好,天天還能回家,大家都高興。

蔡家富完全斷了再次出門打工的念頭。他說:“在這兒干了這么多年,感覺發展前景好,空間大。”跟很多太行人一樣,現在的蔡家富充滿了自豪感。“太行茶廠是我們當地的龍頭企業,在整個漢陰也是數一數二的。我們太行村也因為茶廠,在網上一搜就有,說起來大家都知道。”

太行:活出靈氣來

太行村為什么叫太行村?這個一聽就具有紅色因子的名字,在再次蘇醒的過程中,確實也一直處在紅色基因的包圍中。

沈桂述確實相當能行,但她也承認,沒有當地黨委政府的支持,單靠她一個女人,是根本不可能撐起這么大個場子的。“鎮上李書記對我確實關心支持,沒架子,做人實在得很。有幾次茶廠碰到困難,我都不想做了,他一直鼓勵我。村干部也維護我們,采茶旺季我請他們幫忙召集人,很快就把人組織來了。特別是有時候外面來了人,村民都自發地上來唱山歌歡迎,村主任還帶頭唱。”

在整個平梁鎮,太行村的先天條件只屬于中下等。就是這樣一個村莊,這幾年硬是把自己努力成了脫貧攻堅統籌農村發展試點、“三變”改革和鄉村振興試點。以太行老樹茶為原點,現在周邊的村民也開始種茶,已輻射帶動3000畝。

在平梁鎮黨委書記李濤看來,太行確實是一個有靈氣的村,給平梁留下的不僅是物質財富,更是精神財富。他說:“面貌的變化只是形,我們追求的是質的變化,為全市脫貧攻堅鄉村振興打造亮點。”

除了茶葉,太行村的亮點還很多。養牛協會、有機蔬菜種植協會、愚公花椒種植專業合作社,以及集油茶、茶葉種植、中蜂養殖、畜禽養殖、農產品加工銷售為一體的永勝農業專業合作社。在平梁,村村都有好些個合作社。每個農村經濟組織都是一根針,一頭穿起農戶特別是貧困戶,一條連接市場,成了太行村和周邊各村新活法的另一種注解。

所有人都沒閑著。沈桂述的茶枕能走出國門,多虧了太行村第一書記王巖。他通過縣旅發委,跟西安一家公司合作,利用他們的網絡平臺賣茶枕和其他農副產品。茶枕剛上線的時候,一天就賣了14對,現在平均每天能賣25對左右,每對480元。而之前的實體銷售,一天不過一兩對。除了茶枕,平梁的很多農副產品也登堂入室,走向市場。

在李濤看來,要讓平梁真正實現產興村旺,還得繼續壯大集體經濟,堅持適度規模、市場導向、因地制宜。而整個平梁鎮“圍繞搬遷建社區、圍繞增收建園區、圍繞農旅建景區”的“三區融合”思路,將帶領這個漢陰脫貧攻堅任務最重的鄉鎮,在生機勃勃的春天重新活一次。

操作選項
字體大小
寬屏閱讀
打印文本
分享
福彩双色球最新走势图